姓名 考号
 
     
     
     
银顶山的呼唤(散文)

[时间:2015-05-15 13:45:54]

银顶山的呼唤(散文)

·聂勋伟·

 

春节过了,清明节也快了;清明节前,请到银顶山来看看哟!春节刚过,就听到了来自银顶山的呼唤。

每年银顶山特早茶采摘的季节就在春节到清明节期间。那满山的绿芽,舞蹈在青色的茶树上,缀满一望无涯的满山满坡,山上的姑娘们、大嫂们甚至是大妈们或是背着背篓,或是拿着提篮,花蝴蝶般穿行于茶树丛中,盎盎然生机无限。银顶山的绿哟,绿得自然,绿得清新,绿得干净,绿的纯洁,绿得痴情,绿得心旷神怡。

长期生活在城市里,见过的绿自然很多,但有的绿得庸俗,有的绿得刺眼,有的绿得妖艳,有的绿得惊心动魄。于是乎总是等待着在清明节前到银顶山走一走,到大山之巅感受那大自然的壮美,品味那令人心醉的山绿。

已经晴了许多天,偏巧到银顶山这一天早上一直下雨。这让我感到倍加清新,雨水把苍穹和大地都密密匝匝地清洗了一遍,蓝的更蓝,绿的更绿。从泸州城区到银顶山约一个小时的车程,正是樱花、桃花、李花、梨花、油菜花尽情开放的日子,赤橙黄绿青蓝紫竞相绽放,在淋漓春雨之中,娇艳欲滴,一路车行,一路眼福。

今年的银顶山,与往年又不一样了!

此前,临近山顶就只有一座瀚源有机茶的加工房。于今,在加工房的旁边,有机茶基地的办公楼已高耸于云雾之中,办公楼前面是一片开阔的广场,围绕着加工房、办公楼和广场的,是基地主人精心挑选栽培的各色花木,此时正是樱花烂漫的时节。

茶园之中,原来曲折的羊肠小道已经被整齐划一的石板路所取代,使整个山体、茶园显得更干净更有层次,放眼一望,悦目赏心。抵达之时,正好雨也停了,我们毫无忌惮地随着茶园中的石板路前行,没有了以前的小心翼翼,也没有了以前同伴们“小心”、“注意”之类的相互关照,尽情地欣赏雨后的银顶山,欣赏着这洁净无瑕的春绿,大口大口地呼吸这里带着原生态茶香的清新的空气,想快就快,想慢就慢,心情象广袤的天宇一样舒畅,眼睛里早已储满山的绿色。倏忽之间,豆大的雨点再一次从高远的苍穹撒播下来, “又下雨了,快点!”同伴们开始奔跑,我却无意避雨,任它们尽情地抽打。这初春的雨,是来自上苍的问候,对生命的问候,对鲜花的问候,对银顶山的问候,也是对我的问候;这春雨的抽打,打着清醒,打着滋润,打着亲切,打着安逸。

银顶山是一个现在已经非常稀有的从来没有使用过化肥和农药的地方。2011年我初登银顶山时,上山的路非常难走,许多地方是人推着车前进,山坡上到处长着诸如蕨菜、红籽之类的野生灌木,也有许多高大、挺拔的野生松树、柏树。这里的茶园是2000年开始成规模种植的,茶园的主人一开始就做了“有机茶”的定位,现在这里是四川第二大有机茶基地。所谓有机,就不能使用化肥、农药这样的有“现代污染”嫌疑的东西,甚至重金属超标的人畜粪便也不能用,茶山的主人只能用一些油枯(榨菜籽油剩下的的渣子)之类的东西增加土壤的养分。上山的路是有了这个茶叶基地以后才修的,经过银顶山居民和茶园主人十多年的共同努力,现在这条路终于全程硬化成了光洁平整的绕山银带,我们终于可以不再徒步跋涉和推着车前进,就能饱览这里一尘不染的绝世风华了。

风轻轻地吹,很柔很柔,雨淅淅沥沥地下,半山里几口清澈的鱼塘水面上被砸出细密的波纹,滴答或叮咚之声交响成一片壮美的乐章,这是天籁,这是妙音。我虽然也喜欢晴和春日的明媚阳光,但更喜欢这初春喜雨的清凉舒爽,我仿佛听见了地底生命胚胎的萌动,又仿佛眺见了金秋时节的丰收。我知道,这一场春雨过后,天一放晴,许多嫩绿的芽儿又会欢快地奔出母体,那时。这里的绿色就更加丰茂了。

空灵的大山深处依稀传来了一曲悠扬的歌声:

(男)银顶山高哟一坡又一坡

(女)采茶的妹子哟搓茶的哥

(女)妹子想见哥哥(噻)要飞快地采哎

(男)哥哥想见妹妹(噻)要一股劲地搓

银顶山,一个绿色的世界,一个忘我的世界,一个欢快的世界,一个愿意来不愿意走的世界。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