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考号
 
     
     
     
往事不回首

[时间:2015-05-21 13:46:50]

往事不回首

张锡惠

   深秋的夜晚,冷冷的月光笼罩着苍茫的大地。结束了一天喧嚣的明珠中学校园在萧瑟的秋风中沉寂了。枯黄的银杏叶默默离开相偎已久的树枝,无可奈何地飘零着。光秃秃的银杏枝条寂寞地瑟缩着。

银杏树下,徘徊着一位身材瘦削、脊背略微有些弯曲的中年男子,他叫林志宏。此刻,他默默地用手抚着略显粗糙的银杏树干,深邃的目光在树上缓缓移动,思绪犹如滔滔奔流的江水,无法平静。

按上级今天中午的通知,他明天就将背上行囊,离开生活了20年、工作了20年的明珠中学;离开他奉献了20年青春、挥洒了20年汗水的明珠中学。到一个从未预想过的地方。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以致他毫无心理准备。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他接到通知后竟暗中落泪了,生平第一次流泪!他很快用纸巾拭干了脸上的泪,可心中的泪无法拭干。

此刻,他好似一个痴情男儿,被自己全心全意经营了20年的爱情所抛弃,心中的痛楚难以言说。表意丰富的汉字此时显得苍白无力,竟找不到一个贴切的词来形容他的感受。

他看看这棵树,又瞧瞧那棵树。今天晚上,他是来向校园里的一花一草一树告别的。朦胧中,两年前为了“两基”迎检而打造校园文化的往事又浮现在眼前。

没有资金,他便带头并发动全校师生捐款。他只要了解到自己的亲戚朋友哪家有棵优良的树木,便上门做工作,动员他们捐栽爱校树。这些亲戚朋友本来舍不得,但拿他没法,只得忍痛割爱。为了选到如意树种,他周末带着同事,走了许多路,爬了许多山,看了许多树。每选中一棵,又需在价钱上再三磋商,力求价廉物美。

有卖主曾半开玩笑说:“林校长,钱是国家的,又不是你私人掏腰包,干嘛这么抠门儿哦?”

“我们学校正处于艰难发展中,家大不好当,家穷更不好当,当家才知盐米贵啊!”他感慨万端地说道。

看到他以校为家,老百姓也不得不让步。最后总以很低的价格成交。

看到这些树,志宏校长心中泛起了一丝丝安慰。“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啊!他相信,纵然他永远离开这里,这里的花草树木也会茁壮成长,因为,他为这些花草树木洒下的汗水,定会化作永恒的养料。

作别花草树木,他来到了围墙边。此时的围墙似乎变得情意绵绵,默默诉说着曾经发生的一切。

当初,这是个小小的开放式校园,从早到晚,从校园里经过的老百姓络绎不绝,有背柴的、背草的、牵牛的,也有赶场的,闲游的。这严重干扰了正常的教学秩序。为了规范校园,修建围墙就势在必行。

工程启动前,他首先向当地政府请示,汇报了修建围墙可能会遇到的阻碍,请求支持。随后召集校委会成员开会,设计施工方案。然后找到学校所在的村组干部商量,以求他们配合。

可动工的第一天就遇到了极大的阻挠,周边的部分群众聚集在施工现场,阻止施工。有把已经架好的模板拆下的,有抢夺工人手中工具的,有坐在工地上不起的,有站在一旁破口大骂的,有以语言威胁的,还有动手动脚想以武力来解决的……

“我们的房子隔学校浪个近,你砌围墙来封起,我们的娃儿到你学校头读个书都要走半天,你这校长好过分嘛!”

“你明珠中学修在我们明珠村一组的地盘上,要是我们不支持,你修得成吗?我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到学校,就还是要沾点学校的光山,你围墙一砌,我们沾个铲铲啊!”

“我家的大部分土地都卖给学校了,我现在还是要收几个学生来住,找点生活费山,你砌些砖来拦起,要走浪个远,收得到个屁啊?”

“我家的大部分土地都在学校的后山上,经常都要山上做活路,围墙一砌,我们做活路要转很远,背上整一大背东西背起,要你才遭得住!”

林校长,你平时对人都还好,现在郎个变得这样过分哦?当官嘛当不到一辈子山,明珠中学又不是你的,你何必过嘛!当有一天你下台的时候,哪个鬼大爷记得你嘛!”

……

老百姓说得头头是道,林校长百口莫辩。他对老百姓同情,但更要对学校发展负责啊!

晚上, 一个群众代表来到他的家中,给他提了两瓶高档酒,要他放弃封围墙的念头。他当即谢绝,并讲明修围墙对学校发展的重要性,表示一定要封。

这个代表最后义愤填膺地提着酒离开,并丢下一句话:“你想封就封吧,随时注意你的人身安全就是了!”

第二天,围墙的修建暂时停工,明珠镇政府召集学校、派出所和村委干部开会,决定在围墙修建期间,镇干部、派出所干警、村干部一同协助学校维持施工。

就这样,修建又继续,从早到晚,维持施工的人不敢离开半步,午餐也在工地上泡方便面。晚上收工了,大家又累又饿,疲惫不堪,学校请他们在餐馆里吃晚饭。就在他们要进餐馆的时候,一个叫虎子的村民骑着摩托车在他们的面前停了一下,随即飞奔离开了。

大家正津津有味地吃着,志宏校长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虎子和他的母亲出车祸了,两人都受重伤,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据打电话的人介绍,虎子看到他们进餐馆,便冲回家中,要把他的极其泼辣的母亲送到餐馆抓证据,打算把菜盘子端到政府,说政府与学校串通。因为担心他们吃完离开,便把摩托车开得飞快,不小心撞在电杆上,便酿成了悲剧。 

次日施工时,虎子的爸爸来找学校领导要医药费。理由是:因为学校封围墙,他们一家人都心情不好,所以才出了车祸。对此,学校不予理睬,虎子的爸爸无趣而归。

当最艰难地段的围墙砌好的时候,全校师生终于松了一口气。可谁知,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围墙却倒了一段!学校立即调监控来看:原来是虎子的哥哥嫂嫂夜间拿着工具来弄的。

围墙的修建又被迫停工了。政府再次召集几个部门开紧急会,会后向虎子的哥哥发了一份通知,勒令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毁坏的围墙修复好,否则,派出所按照法律程序,将要把他们夫妇抓去县公安局拘留。

迫于压力,他们只得将围墙进行修复。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来阻挠施工了。

“唉,虽然费了千辛万苦,虽然受了不少委屈,但看看今天舒适的校园环境,汗水没有白流啊!”志宏校长自我安慰道。

“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在领导岗位十多年,我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学校工作中,扪心自问,我没有愧对明珠中学!”他自言自语。

今天晚上,他的思绪犹如决堤的洪水,无法遏制。他从教学区到生活区,想再看看即将竣工的教师周转房、学生食堂、学生宿舍。回想着近几年所做的艰辛工作,不论是搬迁农户,征地;还是争取资金,立项修建;不论是校外住宿生管理,还是两部制教学,都凝聚着他和其他领导老师的智慧和汗水!此时此刻,学校的每一幢建筑、每一个操场,甚至每一块砖、每一片瓦、每一壁墙、每一个花坛、每一块文化牌、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每一朵花,都蕴涵着一个个鲜活的故事,他每经过一处,这些故事便争先恐后地跳入脑中。

他忘不了,忘不了去年营养午餐开餐前,明珠一组的村名纷纷闹着要来伙食团煮饭和强行锁伙食团大门的情景;忘不了前年过年时,修建老板发不起工资、工人们在学校里围着老板不让走的情景;忘不了修建老板拖欠司机运费,司机锁教室门、堵校门的情景!

他也忘不了,忘不了学校获得一次又一次教学质量评估奖的情景;忘不了学生在全县各种大赛中取得大奖的情景;忘不了市县教研室、团市委、团县委、教育局以及当地政府颁发各种奖励的情景!

他还忘不了,忘不了在自己的爷爷临终前也顾不上回去见最后一面的情景;忘不了父母在县医院住院时,他只派妻子前去护理的情景;忘不了妻子在省医院做心脏手术时,在妻子快被推进手术室时才赶到的情景……

思绪在尽情流淌,却永远无法流淌尽他20年来演绎的数不胜数的故事!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啊!”他感慨万千

“现在流行一句话,安全像地雷,谁碰谁倒霉。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地雷竟被我碰上了,而且炸得我遍体鳞伤啊!”他实在难以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

想到此,那个叫科星的学生被杀的情形又浮现在眼前。

“一个14岁的孩子,正值花季年龄,却死在了同学的毒手之下,多么残忍啊!我们学校在学生的思想教育方面虽然做了很多工作,但仍然没有做到位。我作为学校负责人,理当为此承担责任啊!”他心中充满负罪感。

“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他试图阻止自己的思绪。是啊,思潮如海,哪能穷尽?

不知不觉,天已蒙蒙亮,几个早起的学生已进入校园。一个学生用MP5播放着音乐:“有过多少往事,仿佛还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也曾心意沉沉,相逢是苦是甜,如今举杯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柔和的歌声在校园内轻轻飘荡,志宏校长在音乐的伴随下,深呼一口气,挺了挺胸,迈步向前,不再回首。

(张锡惠,女,现年39岁,泸州市古蔺县水口中学教师,电话:13982443492,邮编:646509,QQ:1648426597) 

(创造简历:张锡惠,笔名蕙质兰心,中学语文高级教师,2001年开始业余文学创作,主要在《广西文艺》、《古蔺文艺》、《泸州文艺》、《泸州作家》等刊物发表作品。现任古蔺县作协理事,泸州市作协会员,泸州散文学会理事,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

展开